新聞專題 > 本站公告 > 正文

對待子女也是一副鐵面 勤儉忠誠鐫成將軍紅色家風

2019-07-01 19:31
分享到:

青島新聞網7月1日訊(記者 潘旭)萬成章的名字可能不如許多開國名將那樣如雷貫耳,但自1933年起,20歲的萬成章在老家四川參加了中國工農紅軍,在中國的革命解放征途上奉獻了自己的青春,做出了突出貢獻。經輾轉任命,萬成章歷任濟南軍區后勤部副部長、黨委常委、顧問等職務,退休后落腳在了青島的大女兒萬玉蘭家。如今,萬成章夫婦雖然早已故去,但他們留下的紅色家風卻沒有隨之消逝,影響著一代又一代的萬家子孫。

“摳門”了一輩子 捐款時卻無比“奢侈”

走進萬玉蘭老人家中,龍潭路上一間小小的、老舊的民房,遠不是人們想象中一個軍級干部子女該有的“待遇”。一臺老式的手搖縫紉機占去了臥室十分之一的面積,卻是萬玉蘭平日離不開的幫手,不僅自己的衣服縫縫補補,就連社區文藝隊的演出服裝,很多也是萬玉蘭手制的。退休前的萬玉蘭是青島市郵電局計劃財務處副處長,高級會計師;而他的丈夫唐兆恩退休前是青島市公交公司黨委書記、總工程師,領導干部的身份和他們簡樸的生活形成了強烈反差,甚至讓人有些難以相信。

“我們家有兄弟姊妹6個,從小接受父母的教育,就是要勤儉節約,雖然我們現在的生活好了,但也不能忘本。”萬玉蘭說,父親母親都是從戰爭年代“劫后余生”的,又經歷了新中國成立后的饑荒、動蕩時期,吃苦吃了一輩子,節儉的習慣也養了一輩子,不會因為經濟狀況的寬裕就發生改變。

四川達州紅軍陳列館萬成章將軍事跡展區

女婿唐兆恩回憶起老丈人的節儉,更是感慨頗深。唐兆恩說,上世紀70年代,他從上海回到濟南看望老人,正巧老丈人要到北京去開會,在家里居然連一件像樣的襯衣都找不到。“那時候老爺子的工資有三百多塊錢,我們這些人工資只有幾十塊,他是當時絕對的‘高薪階層’,可就連一件襯衣都舍不得給自己買,每件衣服都是縫補著穿,還是我當時從上海買了件襯衣,正巧帶著,老爺子看我和他身材體量差不多,就把我的那件襯衣穿去了北京。”

萬玉蘭說,父親母親對他們自己“摳”了一輩子,只有一種情況能讓他們變得無比“奢侈”,那就是捐款的時候。“父母為人謙厚,樂于助人。60年代經濟困難的時候,母親因營養不良,渾身浮腫,卻依然沒有利用父親的職權謀求便利。而對那些需要幫助的人,哪怕是不認識的乞討者也總是盡其所能。在她病故后,我們整理她的遺物時,還發現了一些未署名的捐款單。母親生活很簡樸,從不講究吃穿,身上穿的衣物大都是自己縫制,很少添置新衣,一個頭巾就戴了幾十年。她對我們子女要求非常嚴格,從不允許孩子講排場、搞特殊,凡事要靠自己的努力,認認真真地做人做事,要對的起的黨、對得起國家、對得起人民、對得起父母、對得起自己。母親的一生深深地影響了我們,她和父親的言行成為我們的座右銘,是我們終生的楷模。”

軍級干部沒排場 不讓子女“沾光”的鐵面父母

作為部隊的高級領導干部,萬成章夫婦的“低調”可以說是出了名的。單位配給的專車能不用就不用,更不允許自己的子女擅自使用。萬玉蘭說,父親時常告誡他們,父母的榮譽和功績是靠自己的奮斗得來的,不許他們向別人炫耀自己父母的官職和榮譽。萬玉蘭說,上學時期,不論去學校有多遠的路,兄弟姐們都不曾用過父親的專車,除了走路,就是自行車和公交車。“父親的專車和我們現在理解的公車不同,司機都是專職配給他的,只要跟司機打個招呼,不會不送我們的。但姊妹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,因為被父親知道了,一定會對我們嚴加訓斥。”

萬成章的三兒子萬新中在回憶父親的書中寫道,1969年他參軍入伍,在離開濟南的臨別之際,父母反復囑咐他生活要簡樸,不要搞特殊,要和工農子弟打成一片。而入伍后,有一次父親從濟南來到棗莊視察工作,順便看望他,為了不打擾連隊正常工作,父親派車把他接去見面,這也是萬新中第一次乘坐父親的車。

1958年,萬玉蘭從濟南東部寬厚所街郵電中專畢業,分配到青島參加工作。臨行時,父親再三交待要艱苦樸素,不要炫耀父母的官職,好好工作爭取進步,并說生活上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母親提。萬玉蘭只字未提,只帶著母親給她做的一件小花布新襯衣和兩件小內衣,孤身一人來到青島,在這里安家落了戶。“我在青島工作期間,父親從未去見過我單位的領導,而我也從未向別人提起父親的官職,靠自己的努力入了黨,被青島市郵電局提拔為局中層領導干部。”

萬成章的鐵面無私不僅只對自家子女,對所有人都是一樣。萬玉蘭回憶,父母時常以私人名義寄錢資助四川老家的人,但如果有人想利用父親部隊職務以權謀私,父親是絕不會答應的。“有一次老家有人想要跟父親要些化肥,當時父親管理軍區后勤工作,弄些化肥對他來說易如反掌,但他還是堅決地拒絕了老家的親戚。”

子女全都出身部隊 女婿到家先問是不是黨員

如果要用一種顏色來描繪萬家的家風,那一定是“紅色”。萬玉蘭說,他們姊妹6個全都被父母送去部隊培養,不僅如此,還全都入了黨。“父母對我們子女的學習沒有強硬要求,但對我們的黨性教育卻是一貫的,從小我們就受二老的言傳身教,愛黨、愛國、愛人民的思想深深烙刻在我們心里。”

萬成章獲得的軍功章

萬成章夫婦不僅對子女黨性教育要求嚴格,在萬家女婿、媳婦的挑選上,是不是黨員也是一條重要的“考察標準”。唐兆恩說,自己第一次見老丈人,老爺子的頭一個問題就問是不是黨員,是黨員的話第一印象分就打得高高的。“受父親的影響,我們也對子女有這方面的期望,女兒就在我們的鼓勵下來到部隊,現在在街道辦事處工作,也是黨員。我們覺得,一個人能入黨,就已經經過了黨的考察,人品上不會有大問題,所以如果子女的伴侶是黨員,我們也會比較放心。”受這種傳統家風的影響,萬玉蘭的子侄輩多有參軍入黨的,全家上下都散發著軍旅家庭的肅穆氣質。

2013年,正值萬成章誕辰100周年,在大女兒萬玉蘭的主持下,子女們廣泛收集資料,為父親編寫了一部十余萬字的回憶錄,起名為《我們的父親萬成章》。不僅寄托了子女對已故父母的懷念,更是想把父輩的紅色精神做為一種家風,讓萬家子孫一代一代傳遞下去。

我要爆料 免責聲明
分享到:
? 青島新聞網版權所有 青島新聞網簡介法律顧問維權指引會員注冊營銷服務郵箱
095最准杀一尾中特